首页 >> 玛加萨

帮助大家办理病理会诊――只需5个工作日

2019-10-17 16:10:46 玛加萨,纳威人,施恩的绰号

本文故事导读:我们就这样彼此望着,她看着我,坐在那,抬起头,那种眼神,每当我去回想的时候,总是那么的心疼,那眼里的东西几乎让我发疯,我的眼里也是那种伤感,那种无法跟她说的,我们都不要说的,彼此都可以意会到的东西,在那一刻,两个人的灵魂似乎交织到一起了,神明让我们的灵魂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合一,我们同时扑到了一起,我死死地把她抱。她侧着头,手抱着我的腰,脸转在一边,我抱着她,她的头在我的身上来回的蹭动,然后泪就那样无声地滑落。

。 。 。

。 。 。 推荐回顾上一篇更精彩:    可她为何还带着让人醉生梦死的爱呢!也许性是有泪的,你贪婪地享受着性,也会含泪地得到爱的惩!     我手摸着她的嘴巴,把指头伸进她的嘴里,她吮吸着,然后微微地叫着,喘息着,她的确是个性很旺盛的女人,这个――我想到那些,于是一手插进了她的裤子里,她又用手把自己的裤子解开了,我的手很轻松地放到里面,我摸到内裤,里面有热乎乎的水,手插到内裤里面的时候,摸到了那个地方,然后指头插了进去,去弄她的里面,我看到她吸了口气,然后低头看我,皱着眉头,享受的要死,喘息都跟不上,我望着她,突然说:“告诉我,爽不爽?”    “恩,恩!”,她连忙点了点头。

    “你真骚!”,我低头说,然后插的更深了。     她说:“别这样说,求你!我想要你!”,她有些无力地说。

    “你喜欢这个小男人吗?”,我问了句:“喜欢我强壮的身体吗?”    “恩!”,她点着头。

    她并没有听到我的言外之意。

我突然对她说:“把裤子脱了!”    她没说什么,然后两手在下面往下面退,我让她到我的身上来,她又很乖,坐到了我的腿上,我把裤子退到了腿弯,她背对着我,坐了上去,外面一片漆黑,她当时真的什么都没说,似乎是在讨好我。     她坐上来后说:“你别动,我动!”    我一下子把下面插了进去,她坐了上去,很乖,她动了起来,慢慢地动,然后问我:“好吗?”    我抱住她的腰,手在她的前面乱捏着,然后又用另一只手住着她的屁股,用了很大的力气去捏,一下下的。

    她开始感觉不到怎么疼,自己动的很好,让我很享受,突然说了句:“别打我,疼!”    我在她的耳边说:“就让你疼,跟我说,你以后只给我干!”    “恩!”,她点了点头说:“恩,你不嫌弃,给你干!”    “给老子干!”,我很爽到忘形,我在后面啃着她的背说:“做我的奴!”    “恩,好的,给你用鞭子抽,抽这个贱女人,好的,哦,小颜抽贱货!”    我听到她这样说,那种感情是想把这个极品女人永远占为自己的,又怕她跟别人干,我把她往我怀里抱了抱,然后把她脸弄过来说:“骚货,我要把你圈起来,放在铁笼子里,说愿意!”    她面无表情,有些绝望地说:“恩,好的,给你,我理解你的,小颜,你这样会好受点吗?”    我突然说:“别为了我,故意的,说你真的愿意!”    “我真的愿意,我爱你,吻我――”    “吻什么?”,我问了句。     她出乎我意料地说:“吻你的骚姐姐,你的小婊子,打我吧,男人,亲男人,我好爽,好爽!”,她真的是很爽了,被我下面磨的。     我也好爽,我真的用手拍她的脸,她跟狗一样地,把脸在我的手上,然后还会伸出舌头舔我的手。

    我看的发狂,那种快感,让我很快就要丢了,我最后拼命地打她,她很享受吗?在那种虐待中,她最后难以抑制自己,痛苦地哭了,我看他这样,快感竟然很强,我不停地顶她,一下下,晃着她的身子,她也叫着,在哭中叫着爽。     在那种虐待的快感中我享受地射了,射到了她的里面。

    她趴在那,然后拿车上的纸来给我擦,我接过来,擦了,然后她离开我,我用纸擦了擦她的下面,她坐到了我旁边,然后头还是低着的。     我对她说了句:“别哭了,听话!”    “恩!”,她点了点头,然后拿纸擦了擦眼睛,我把她搂在怀里,她什么话也不说。     她竟然很没骨气地问我:“你还要吗?”    “要!”,我点了点头,其实我都***真的不懂,我到底要的是什么,一想到那些,我就是很绝望,很禽兽,我想改变自己,可是改变不了。

    我这个畜生,我亲吻着她,然后对她说:“宝贝,我爱你,刚是我不好,对不起!”    她摇了摇头,然后冷冷一笑说:“发泄好了吗?”    “别这样,我不是发泄的!”,我虚伪地说。 [1]。

文章来源:http://zz-fanbw258.juhua644852.cn

标签:玛加萨,纳威人,施恩的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