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合峰会讲什么

亲子游成家庭消费“刚需”

  2001年,作为高级访问学者,我再度在美国麻省大学访学,回国时,我20年以前的导师乔治・福门教授为我送行,他送给我的一件礼物是由加德纳领导的哈佛教育研究所零点方案研究小组与瑞吉欧合作撰写的一本著作――《让儿童的学习看得见》,那时,这本书刚出版。

福门教授对我说,这是一本值得一读的书。   我曾将这本书用作研究生课程“专业外语”的教材。

在与研究生们共同研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我们一开始不仅遇到了语言上的困难(带有意大利文化含义的英语),而且更遇到了在理解这本书意义上问题。 后来,对这本书的理解,不只是我多次阅读这本书的结果,也是我反复学习和理解瑞吉欧教育中的“纪录”(documentation)的结果,特别是研读福门参与编写的《儿童的一百种语言》的结果,更是我与学前教育实践工作者在实践第一线反复研究和推敲“纪录”的结果。

  而今,“让儿童的学习看得见”已经成为了一个时髦的“口号”,被很多学前教育工作者挂在了口上,也被不少人解释成了“读懂孩子这本书”。

其实,孩子是本读不懂的书,“让儿童的学习看得见”,其意义并非是要客观地、真实地去看清楚儿童在学些什么或者是如何在学习的。

  “看得见”,当然需要去“看”,即去观察;“看得见”,还要将看见的记录下来,为的是不要忘记,还为的是让别人也知道。

因此,“看得见”依赖于记录。 但是,在这本书中,作者所看见的和记录的儿童的学习是经由选择的,也是作者赋予了意义的。 这样,记录就成为了“纪录”。

  在这本书中,著者所选择的“儿童的学习”,指的是集体的学习和集体中个体的学习。

著者给集体“儿童的学习”赋予的是这样的意义,即在学习集体中存在着一个将所有成员凝聚起来的行动目标,学习集体致力于共同解决问题;集体的成员除了孩子还包括成人,他们在学习过程中得到了经验分享和加深理解的机会;学习的内容不仅是认知方面的,而且是情感、美学等方面的;学习集体最终创造的是基于个体学习、但又超越个体学习的集体智慧;处在学习集体中的个体,会把集体作为一种源源不断的动力,推动个体的探索与发现,学习集体中的每一个人都各有特点,都能在与他人的对话中受益并获得价值。   本书的著者们认为纪录是一个理想的载体,通过这个载体,儿童学习的经历能得以阐述和重温,还能被用以诠释和反思,纪录不仅能帮助人们去回顾过去,更重要的是能帮助人们去创造未来的学习情境。 具体地说,经由著者们选择和赋予意义的关于儿童学习的纪录,能让人们看到集体学习和个体学习之间的关系,即它们并不是对立的,甚或是不相容的,而是紧密关联的和互相依赖的,并保持着各自特性的;能帮助人们理解儿童发展人际关系和获得知识的过程和能力;能帮助人们把握与儿童相处和交流的艺术。

  这本书与《儿童的一百种语言》有异曲同工之妙,再次为读者提供了如何运用纪录去解读儿童与儿童的学习的理论和案例,这对于学前教育工作者理解儿童、教育儿童以及促进自身的专业成长等都是很有裨益的。   参加本书翻译和校对工作的人员还有王雁、叶小红、赵一仑、张璐、贾宏燕等。 此外,吴晓君等也为本书的译校做了许多具体的工作。                                 朱家雄声明:本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没有关系。

文章来源:http://zz-slbcc947.juhua745283.cn

标签:上合峰会讲什么,荣耀新品v10,爱心助学是公益